今晚开码结果查询开奖72期

博主圈老司机揭秘网红真实生活:绝不是“躺着就能赚钱

2017-12-27 16:47

  小蛮的父母不太理解,在阿里巴巴工作五年,事业稳步上升的女儿,为什么要放弃金饭碗,去做所谓的“职业博主”?

  在两位老人眼中,虚拟网络上的大V身份,跟香水味道似的,在风里走几步就散了。但小蛮非常,磨到最后,父母才松口,默许了女儿的选择。

  2012年,网红经济初现雏形,已经坐拥百万粉丝的美妆博主小蛮,在职业博主和阿里巴巴之间,选择了后者。如今,“晚出道”的Papi酱和张大奕们已经大红大紫,此时重出江湖的她,其实心里也没有底:从平台运营者到行业参与者,她该如何转换自己的角色?再入修罗场,她还能不能赶上网红经济变化的速度,继续红下去?

  “早年的时候就有人问我,你是黑涩会的小蛮吗?好不容易娱乐圈flop了,又有人问,你是《少年包青天》里面那个小蛮吗?最近,又出来了一个吃货小蛮,早知道到会红,我肯定不会取小蛮这么普通的名字……”

  小蛮看上去十分瘦小,语速极快的她,反应速度也和《奇葩说》资深辩手不相上下。自打她开始尝试视频后,粉丝们发现,之前那个文风逗趣的段子手,镜头前说学逗唱的本事也不差。“小蛮,你直播一分钟,能抵其他人两小时了。”一位粉丝打趣道。

  论出道时间,小蛮可以说是网红圈的老前辈。早在2008年,还在上学的小蛮就在当时最火的美妆论坛OnlyLady上注册了账号。通过分享护肤和美妆好物,勤奋更新的她渐渐为美妆圈熟知。

  不过,网红经济在当时并不成熟,“职业博主”也并不在她的就业选项之内。2012年,英国硕士毕业后,经过两轮面试,小蛮拿到了阿里offer,从事运营方面的工作。面试中,小蛮发现,比起自己的留学背景,面试官似乎对她“美妆达人”的身份更感兴趣。

  在阿里的五年间,小蛮了网红经济的迅速崛起。从Papi酱、Gogoboi之类拥有强大号召力的内容网红,开淘宝店年入3个亿的张大奕,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一大批网红孵化器……赶上风头的大小网红们,可能已经挖到了人生的第108桶金。

  终于,小蛮也下定决心,投身到网红经济中去。对她来说,实现“财富”并不是她做这个选择的唯一理由,不断挑战,尝试新的生活方式,实现个人价值或许更能解释她的心态。

  当然,她重新出发的底气,也和她在阿里的工作经验分不开。“我妈妈一开始还特别担心,刚入职的新人是不是都要去陪酒?”小蛮笑着说,“在阿里,你可以就产品的价值跟老板,可以就页面的设计风格跟同事争得面红耳赤……可以说,踏入社会第一份工作就是这样的公司,真的在少走了很多职场弯。”

  “很多离职的人会像讨厌前男友一样抱怨前公司,我不是的,在我看来,阿里巴巴就是一家伟大的公司。”小蛮在自己的号上写道。

  “现在的网红,有点像以前的山西煤老板暴发户。他们觉得你读书少,但又比他们赚钱多。”淘宝第一网红张大奕在自己的纪录片里,道出了许多人对网红的刻板印象。

  英国理工科硕士毕业的小蛮,既不是“煤老板”,也不是“暴发户”,但当亲朋好友向她询问离开阿里后的去处时,她想了半天,也只好用“网红”这个大众接受度最高的词,来概括她正在做的事。

  2008年,既没有微博也不存在微信,年轻女生只能从OnlyLady这类垂直博客网站搜罗美妆护肤资讯。留学英国的小蛮闲来无事也注册了一个账号,在分享自己的“战痘”。没想到,当时只是略懂一点皮毛的小蛮,很快收获了很多关注。文风幽默、更新勤奋的小蛮一写就是好几年,积累了一大票铁杆粉丝。

  2012年,小蛮入职阿里,当时网红经济还处于十分草根的阶段,美妆博主接一单广告,非但赚不了多少钱,还要冒着极大的掉粉风险。几年之后,当时那个“不赚钱”的业余爱好,如今已经成了网红产业的组成部分。从年入3个亿的张大奕,到为母校捐赠2200万的Papi酱,毫无疑问,网红们赶上了一个最好的时代。

  “中国在生产上的人口红利会慢慢减少,但与此同时,中国却在资本和娱乐消费上的人口红利。”张大奕背后的网红孵化器,如涵电商CEO冯敏,曾经这样概括他对网红经济的看法。

  如果用最粗犷的分类方法,现下的网红大致能分成两类:一类以张大奕、雪梨为代表,她们天生带有强烈的商业属性,通过淘宝店铺和背后专业的电商供应链实现变现;另一类,是像Papi酱、Gogoboi、这样靠原创内容起家的意见,他们正小心翼翼地摸索着内容电商的方向和边界。

  “今天早上有记者来采访我,问我做全职网红的感受……”当天晚上,小蛮做了一场直播,她要给粉丝送出几份品牌商的礼物。还没等她说完这句话,几个粉丝就一连发了好几条内容相似的弹幕——“我们小蛮才不是网红!我蛮是美妆博主啊!”

  实际上,小蛮有好几类粉丝:亲妈粉,就连广告贴都会一字不落看完;粉,经常苦口婆心地留言,为她出谋划策;人粉,喜欢她直爽幽默的文字,时不时被她的文章种草。无形之中,小蛮觉得自己多了一份责任,而这,就是她的“偶像包袱”。

  成为职业美妆博主后,小蛮没少研究业内的商业模式。在她看来,开店仍是网红们最稳定的变现方式。一些美妆博主会和专业电商运营公司合作,美妆博主负责在台前貌美如花,后方的店铺运营由专业电商公司包下。

  小蛮不敢轻易开店。“网红是一个贩卖梦想的行当。许多女生会买网红同款,其实是因为我喜欢你这个人,我想要变成你这样的人。”不过,靠内容圈粉的网红博主如果要涉足电商,那么他们首先得拥有一颗强大的心脏——“粉丝会说,你变了,你商业化了,你讲的话还可信吗?”

  擅长文字的小蛮,决定先用文章推广,这种最轻的变现模式试试水。目前,小蛮组建了自己的工作室,工作强度与在阿里时不相上下,甚至更忙——她每天要发一篇微信号,一到两条微博,中间还会穿插着参加品牌活动,直播和视频分享。

  作为品牌商与消费者之间的中间人,她要持续产出高质量内容吸引粉丝,同时又要在尽可能“不掉粉”的情况下,向粉丝推荐商品。“有一次,一周安排了三篇广告,连身边的朋友都过来和我说,是不是太频繁了?”小蛮有点无奈,只有接广告,才能养团队。她只能尽快找到内容和商业之间的平衡感。

  坊间总有“网红躺着就能赚钱”的传言,在小蛮看来,这种论调错得离谱。“我有朋友也想走这条,他们更新了一段时间号就受不了了。”

  “网红这件事,一般人看到的是光鲜亮丽的表面,而背后的辛苦、风险,是这个行业不愿意对外说的。”小蛮说,就算是人人羡慕的出国旅游,网红博主们往往也是带着工作去的。

  7月底,小蛮去了一趟肯尼亚。“当时,我就坐在吉普车上,有动物出现就站起来看两眼,动物走了,就坐下继续码字。”然而,就算是像小蛮这样写了七八年,勤奋的“老司机”,也曾经因为没赶在晚上12点前发出号而崩溃大哭。

  《去非洲要带啥化妆品?》、《美容仪到底值不值得买?》、《双11什么值得买?》……每天更新这样一篇微信号对她来说不是太大的问题。但当曾经的爱好变为职业后,小蛮发现时间完全不够用,除了想创意,管团队,还要与各广告商谈判斡旋。

  小蛮意识到,如果她要做大V,就必须拥有一个团队。但在招兵买马的过程中发现,要找到勤奋肯干的年轻人,已经不太容易了。“我们面试过很多90后,95后,知道我们要加班就没有了下文。”

  小蛮印象最深刻的,是一位从长沙跑到杭州应聘的女生。“她是我的粉丝,大学刚毕业,父亲陪着一起来面试。”小蛮说,小姑娘特别兴奋,提前一天就到了杭州看房子。没想到第二天见面时,女孩的父亲却开始各种挑刺。“你们是不是传销公司?”“网上的东西我不懂,谁知道你们是不是骗子?” “不是骗子,那小蛮为什么不用真名写东西?”

  最后,小姑娘哭着被爸爸领回了长沙。这种年轻人与上一辈之间的隔阂感,也让她想起刚2012年刚入职阿里时的场景。小蛮是温州人,当时很多长辈并不知道阿里,对淘宝略有耳闻,只有最后提到马云,才能一些兴趣。“2014年阿里上市,大家都知道阿里了。还有人跑过来问我爸,你女儿股票多吗?”小蛮笑了笑。

  不过,她还是很庆幸自己曾和阿里结缘。如今,即使已经离开,阿里依然成了小蛮事业上的“贵人”——8月份,小蛮接到了老东家的活动,为淘宝全球购做了一场直播活动。踩着高跟鞋的她,整整站了24个小时,但内心十分充实。

  2017年,小蛮即将迎来自己的第5个双11。这次,她不会在阿里西溪园区通宵奋战,但她也没有离这片土壤太远,而是以另一种身份,参与电商的发展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